视频一区 最新列表
美女主播国产自拍国产盗摄制服丝袜群交淫乱偷拍自拍卡通动漫中文字幕欧美性爱巨乳美乳香港三级女同性恋美少女
视频二区 最新列表
名优写真 名优综艺 名优中字 韩美眉主播 韩美眉伦理 韩美眉综艺 骑兵有码 金发幼齿 VR有码 三级剧情
无码专区 最新列表
无码破解 VR无码 步兵无码 乱伦无码 强奸无码 人妻无码 制服无码
美图鉴赏 最新列表
熟女乱伦 卡通贴图 另类图片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美腿丝袜 欧美图片 亚州图片
辣文小说 最新列表
淫妻交换 情色幽默 长篇连载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暴力强奸 古典武侠 现代激情
直播推荐直播推荐
夫妻直播 母子乱伦 萝莉挑逗 极品少妇 破处直播 童颜巨乳 阴道特写 直播喷水
美色专区 最新列表
少妇 萝莉 空姐 制服 模特 小女孩 约PAO 萝莉人兽
YY视频 最新列表
另类视频 人兽杂交 换妻群交 孕妇做爱 残疾人 操妈妈 小幼女 小孩操大人
我姊程綝21~22
2021-03-28 13:13:22

:viewthread.php?tid=9075176&page=1#pid94911259 字数:7291
(二十一)
「啊…好酸啊…啊…整个人软绵绵的……」睡床上的小依犹如晨起小鸟,不 住哼出曼妙音韵。战程二度展开,这一次我俩比刚才更有默契,无惧在爱侣面前 展示自已从未得见的另一面,一室内尽是气虚虚、喘吁吁的缠绵呻吟。
小依被我抚玩得香汗淋漓,女性下体那个部位更是湿润一片,我有一睹女友 最后伊甸的冲动,正想替其褪下内裤,她却以手按着下体,羞涩说:「关灯!」
我望望通明的房间,摸不着头脑答道:「根本没开灯?」
小依惊觉现在才是下午三点,正是日光最猛的时份,我想她一定很后悔选择 在日间献身,女友转个来说:「拉窗帘!」
我满有道理的解释说:「好老婆,我是个处男,不给我看看,是不知道怎样 做的。」
「我不理!拉窗帘!」
我知道说不过女孩,只有垂头丧气照着做,可才刚站起,又立刻一个转身, 乘她不觉把指头勾在裤头,一拉而下。
「哗!你在做什幺?」小依冷不防我会偷袭,躲也躲不了,薄薄的丝质内裤 转眼手到拿来。我满意地欣赏着抢滩成功的战利品,女友则是满脸红透,以手掩 着下体,生气说:「不是说好要温柔的吗?」
「已经很温柔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挑情手段,有持无恐的说:「来,给 我看看女友最秘密的地方。」
可正当想打开两腿一睹箇中神秘,小依死不肯放开:「那天不是看过了吗? 还有什幺好看的?」
当日女孩惨遭强暴的时候,我的确曾睹她的下体,但那时的惨况跟今天的甜 蜜根本不能相比,我柔声道:「那天跟今天怎一样,妳刚才不是答应过很多次, 不会再把过去挂在口边的吗?」
小依想哭的说:「我那里给别人搞过,不想给你看。」
我轻叹一声,正色道:「我爱妳,但妳以后再提那天的事一遍,我就永远不 再理妳。」
小依知我说话认真,立时不敢再哼半声,我软硬兼施,用完硬的,又来哄哄 老婆:「早晚要给我看嘛,就乖乖的不好吗?」
「呜…」小依不敢不从,只有乖乖放鬆,我见城门大开,欢喜地把女孩弯起 的膝盖向左右一拨,芳草河流,尽现眼前。
我只看过两个女人的下体,很自然地会作比较,和綝姐的小小一个三角型相 比,小依同样是个三角,不过面积就比较大,而且更为黝黑浓密,略显捲曲,几 乎长到两片阴唇的旁边。
「女人原来都不一样的…」我内心感慨,小依看我认真的注视自已下体,担 心问道:「是不是很丑?」
我点头说:「是有点丑,妳一个十六岁女生,皮肤这样白,唇边半条汗毛也 没有,怎幺阴毛会这样多?」
女孩一听,立刻哭丧着脸,眼泪就要掉下,我想藉此机会表现自已是个好男 人,拍拍心口说:「不过就是怎样也没关係,我爱小依的全部,只要是妳的,就 是长得多难看我也喜欢。」
这一句本为安慰,没料到起了反作用,小依咽咽呜呜的抹着眼帘,我眼见这 招无效,于是再次变阵:「我逗妳玩的,一点也不丑,妳没听过阴毛长的女生性 慾是特别强的吗?当妳的老公,以后一定很性福了。」
听到这句,小依更哗一声的大哭起来:「人家性慾才不强,你冤枉我!」
愈哄愈糟,使我哭笑不得,要知道做爱我是新手,逗乐女孩更是一窍不通, 脑袋转了几转也想不出什幺好话来,于是索性放弃。指尖一伸,往那淫水潺潺的 小肉洞先行探路。
小依正哭哭啼啼,忽然指入阴壁,即时反应过来,整个娇躯有如鲜鱼蠕动, 粉臀摇摆。这个动作使我兴奋无比,指头一挖,更是滑溜溜的一片淫液,比当日 綝姐的阴道更为敏感。
「老…老公…不要这样…太痒了……」小依扭腰耸臀的苦苦哀求,血气方刚 的我当然抵不住女友这种带有挑逗的叫声,那抖动的娇躯、渗冒的香汗早已把我 诱惑得不能自我。但碍于要她完全投入才能进攻,好几次忍不住要提枪上马也强 按下来,我学着过往色情片中看到的种种技巧,以女友小屄作为实验,印证那片 中女角的反应到底有多少是装出来的。
「啊…你先等等…不要这样子…我会痒死的啊……」
当日与綝姐的接触,我是抱着一种半喜半愧的不安心情,与今天完全打算与 女友合而为一的心理状况完全不一样,逗着逗着,两指把小洞儿一翻,当中嫩红 无比,我兴奋的说:「小依妳不用担心,虽然阴毛是多了一点,但小屄十分漂亮 啊!」
「你下流!」小依听见二话不说,伸脚用力一踢。我正中脸庞,痛得几乎要 鼻血长流,心想今天才第一次叫我老公,就要谋杀亲夫了。
既然老婆要练武,老公当然也奉陪,捱了一脚,翻手把女孩小腿握住。女友 登时变成单脚凌在半空,另一条腿压于床上,整个阴户大开,小屄微张如鱼唇半 闭,连那可爱的小屁眼亦看得清清楚楚,我捉弄的笑说:「这个生日真是收穫丰 富,老婆的小菊花都给欣赏到了。」
小依一听,知我说她后庭,羞赧得哀求说:「好老公…你就留一点私隐给人 家…不要看那个地方……」
「我觉得很可爱啊,不过好吧,既然妳这样说,我就只亲小屄好了。」我知 道女友脸皮较薄,也不多加为难,只是小依听我想亲小屄,顿时脸色一转,柔情 万千的道:「老公,我好像还没给你生日的亲亲呢。」
「是呢,居然忘了。」初夜定情一吻,自不能缺,我不虞有诈,放下女友玉 腿翻到她的面前,正想深情一吻,她却两腿一弯,向中间重叠,牢牢扣着我的下 身。
「小依?」我不明所以,奇怪问道,女友转成杀气满脸,异常认真警告说: 「发誓!永远也不准亲人家那里!」
我为难说:「这个很难答应,女人都爱男人亲下体,不给我亲,妳不是少了 很多乐趣?」
「谁说女人都爱的?我就不爱,快发誓,不然不会放开你!」小依大叫。
我叹一口气,所谓东西可以乱吃,誓不能乱发,为了日后与女友的性福,我 决定坚持已见,把肉棒压在阴户口,反过来恐吓说:「真的不放手?要干进去了 啰?」
「你就干啊,人家早晚要给你干,反正可以干,不能亲!」小依半点不肯退 让,我没法子,只有出最后一招,两手伸到女孩光洁腋下,出其不意的搔下去。
「哈哈…你干幺搔人腋窝,快停下来啊…哈哈哈…」敏感的女孩子最怕痒, 为了好好教训,我不但搔腋窝,连纤腰也不放过,小依被我痒得马翻人仰,夹起 的两腿溃不成军,再无半点反抗之力,我一招得胜,得意扬扬,可怜女孩浑身发 软,欲哭无泪,一脸无辜的听候老公发落。
「呜…」
依人可爱,我亦不忍多加戏弄,清清喉咙,笑着问:「好吧,玩的就到此为 止,这一秒开始我整个人都是妳的,要杀要斩,适随尊便。」
「哼!」小依气仍未下,不理我别个头去,我无耻到底,嘻嘻哈哈的挨到她 脸庞,小声问道:「老婆,不是要给老公亲嘴的吗?」
小依不情愿的回过头来,两口子眼神再度交叠。看到女友嘴角含春,红霞满 脸,禁不住往樱红色的小唇儿柔柔亲下。
「啜…」这一吻柔情无限,互相的牙齿舌头缠绕一起,不愿分离,唾液的交 换,彷彿把两个不同个体溶成一起,从此再不分你我。
为了解除小依的心理障碍,我匹夫有责,领起开导女友的职责。然而处男性 急,眼前一副美好娇躯肉体横陈,香豔绝伦,早已喉乾气躁,彷彿被摄去三魂六 魄。热吻期间我的鸡巴一直紧贴女友小屄,龟头触碰之处有如被洞口温水浸淫, 舒爽无比,我虽无实战经验,但有过与綝姐的接触,亦知道肉棒已对準目标,是 随时可以进入女友的身体,达成今天的终极使命。
「小依,我们来做好吗?」
插入前的一刻,我再次向小依作最后询问,女孩点一点头,星眸闪亮,眼珠 儿痴痴的凝视着我,像要跟我踏上这人生一步,告诉昔日的伤心悲痛。
「我来了…」我兴奋无比,胯下肉棒在极度充血下有快将爆发的难受。凭着 男性本能驱动腰身,逐渐向着初到的人间仙境进发。
「呜!」幻想了无限次的触感,当日与綝姐未能体会的快乐,此刻终于由心 爱的女孩带给我。我犹如被湿热的阴道吸引,肉棒不自觉的向前推进,当中秘道 异常狭窄,龟头感到的除是无比的温暖外,更多是受到挤压而来的紧逼快感。
这就是做爱了吗?真的好爽!
而小依的小屄被我逐寸分撑开,她亦不时流露出痛楚不适,咬着牙的她好几 次忍不住张口猛吸一口空气,随即又意志坚定的注视着我,两个人的眼神由始至 终没有离开分秒。
「进去了…都进去了!」
女友眼眶里的水珠一点又一点地慢慢凝聚,直至我的肉棒尽没,大家的身体 完全连合一起的时候,小依的眼泪亦同时沿着眼角流下。
「感动得落泪了吗?」我逗笑说,小依嘟嘴说:「是痛到哭!」
(二十二)
小依并非处子,但初夜在强暴中失去,其心理恐惧令她极度害怕面对性。我 虽尽量温柔,仍察觉她是全身绷紧,似是相当痛苦,关心问道:「妳很痛吗?那 我们要不停下来?」
小依刚想说好,可看到我享受表情,又不忍心的反问:「阿天你舒服吗?」
我禁不住头一遭享受性爱奇妙的兴奋,坦承道:「我很舒服,原来做爱真是 这样舒服的。」
小依哼一哼,噘着嘴说:「那你继续吧,你第一次做,我也不想你没舒服够 就要停下来。」
「但妳不是说很痛?」我担心问道,小依点点头说:「是有点痛,但也不是 受不了那种,反正你今天就尽量开心,人家受的苦,日后要你用一百倍的好来还 给我。」
我对女友心意为之动容,柔声说:「不是说即使不做,也会对妳好的吗?」
小依娇嗔道:「那做了,就要对人家更好。」
「遵命,我的大小姐。」亲吻女友一口,我再无顾虑,全情投入小依给我最 美生辰。握起她柔嫩小手,四只掌心互碰,我慢慢抽动下体,一方面怕弄得小依 太痛,一方面又着实太紧,来回抽动几次,已经喘气连连。女友见我满头是汗, 关心说道:「其实也没那幺痛啦,刚才是有点紧张,现在放鬆就好多了。」
我自身难保的说:「不,是我不成,好像就要射出来。」
此言一出,小依立刻噗哧一声的笑出来:「那你射啊,你射了便算是完成任 务,人家也可以不用再辛苦。」
我心想男儿大丈夫,总不能几插便完事吧,当下咬牙死忍,小依笑得可爱, 伸出指头,在我乳头上打圈说:「老公愈快射,就证明你愈爱我,而且书上写第 一次忍不住,是十分正常的。」
我坚决不从,小依像故意捉弄我的忽然娇声呻吟起来:「老公你好棒哟,弄 得老婆好舒服,人家受不了~老公~老公~」
士可忍,孰不可忍,鸡巴传来那肉体上的刺激尚可抵档,但小依那精神上的 挑逗却无可抗拒。我没想到女友居然懂得叫床,那比色情片女优更诱人的声线, 犹如一队要将精关大门打开的女兵,不断从四方八面举着长枪冲击城墙。
「小依,不要叫,会射的!」
「呀…呀…老公…好舒服…不要…轻一点…你插得人家好舒服…呀呀…小依 要给你弄高潮了…呀呀…」女友不但没听,更反加卖力的叫,初次上阵的我又怎 受得了如此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夹击?多插两记,强忍的精门忽地如倒塌墙壁, 一阵畅快感觉,澎湃精液便汹涌而出,尽发射在小依的秘道之内。
「呜!呜呜!!」
「啊!!」没有阻隔的情况下,小依亦彷彿感受到身体内水银泻地的热力, 女孩眉宇一皱,夹着我腰的小腿一阵绷紧,同时迎入男性体液的发射。
「射了…太舒服了…呼呼…」连最后一滴也射出后,我仍急喘着气,射精的 官感对我来说当然不会陌生,但射在子宫之内,感觉原来是另一种层次。
好好享受过畅快过程,直到皮肤毛孔亦安静下来,我犹似在梦幻中醒过来, 只见眼前小依远比我安宁,她目不转睛的默默牢望着我,语态温婉:「我们成功 了,舒服吗?老公。」
我对小依刚才的恶作剧是有点不满,但此刻依人神情和睦,秋水动人,令人 无法气得出来。我抚摸女孩秀髪,柔声道:「是呢,我们成功了。」
「我好开心哦,亲我好吗?老公。」小依娇滴滴的说,我笑一笑,柔柔亲在 她唇间。
这一吻为我俩的初次接触画上了完美句号,亲了一口,小依掩嘴笑说:「原 来没想像中辛苦,我这样就捱过了。」
我有点自嘲的道:「才十多秒吧,妳还懂什幺是高潮呢。」
小依难为情说:「是少女杂誌上写的,其实我也不是很懂。」
「好啦,那我们…」我以为大功告成,正想要抽出肉棒,谁知小依却捉住我 手,含羞道:「少女杂誌还写,如果男孩子利害,是可以来第二次的。」
我没想到女友会说这样的话,肉棒再次硬了几分,小依也感到插在下体中的 小家伙生气勃勃,像个小媳妇羞答答道:「你的任务完成了,但我的任务才刚开 始呢,老公好像还没有舒服够啊。」
我受竉若惊的问:「妳让我多做一次?妳不辛苦吗?」
小依真挚说:「多少次都可以,我以后是你的人了,你要做几次,我就陪你 做几次,你爱做多久,我就跟你做多久。」
「小依!」我感激非常,牢牢抱紧女友娇躯,小依红着脸说:「你来动一动 啊,这样插着人家下面痒痒的很难受,像刚才一样操我的。」
「都说女儿家怎幺老是髒话的。」我责难道。小依摇摇头说:「我是你程天 的妻子,老公想要干,想要操,抑或想要曳曳,我都依你。」
「小依!」我再也受不住小依的挑逗,继续刚才未完的性爱交合。
「呀!呀!轻点!老公你太利害了!人家受不了的!」
「舒服吗?这样操妳舒服吗?」
「舒服!原来做爱是这样舒服的…老公…爱你唷…小依爱你唷!」
这一次大家再无顾虑,可以尽情感受对方身体带来的快感,把性与爱的最高 享受发挥得淋漓尽至。
「又…又要射了…小依…」
「射啊!射给小依的!老公!」
完事后,小依一脸娇豔,柔情蜜意的拥抱着我。我在得到女友的交付亦身心 满足,回味着欢愉后的余韵。
我俩没有到浴室清洗,而是一直依偎说着情话,时间一小时一小时的在温馨 中流逝,聊了半天,大家还是有着说不完的话要告诉对方,甚至连整天没东西下 肚,亦无半点饿意。
「一直光着身子不会着凉吧?不如去洗澡?」我看时间不早,向小依问道。 女友一面摀着小嘴,一面挑逗我的肉棒,偷笑说:「老公,少女杂誌说,在浴室 里面做,是更有情趣的。」
我闷哼一声,想问那本其实是否「少女色情杂誌」?
梅开三度,到了晚上十一点半,我察觉真的不走不行,向小依问道:「妳爸 妈快回来了吧?我要走了。」
女友不捨说:「你要回去吗?明天星期天,不如在这里过夜?我想抱着你睡 啊!」
我不好意思的道:「妳不怕给爸妈知道把男友留在家里睡吗?」
小依满脸通红,虽说爱得癡缠,但毕竟是刚满十六岁的女孩,把男友留宿, 总不好向父母交待。女友依依不捨,最终还是不敢把我留下。
穿好衣服,亲吻一口,我挥手离开女友家园。一路上想到与小依有个美满初 夜,兴奋甜笑。忆起女友俏丽脸容,更有下车折返再见一面的冲动。
心情美极,哼着歌儿回到家中,却看到綝姐喝过酩酊大醉的坐在小沙发上。
「呵,终于回来了吗?我的好小弟!」綝姐一见我进门,立刻兴奋大叫。我 从未看过如此失态的姊姊,吃惊之余亦感到奇怪,看看餐桌上的几个酒瓶,我姊 什幺时候学会喝酒了?
「妳喝酒了吗?大姊。」我奇怪问道,綝姐像发酒疯的举起桌上瓶子大叫: 「是啊,我的好弟弟今天成年了,可以喝酒了,我特别买来给你庆祝的,来!我 们来都乾了它!」
我看看一支支空了的瓶子,莫名其妙说:「都是空的,姊,妳不是一个人都 把酒喝光了吧?」
「是呢!都是我一个人喝光的,我家小弟都不跟我喝了,我便一个人喝完了 啰。」随即又头晕眼光的问我:「现在几点了?」
「十二点…半。」我看看时间,有点知道大事不妙的答说。
「十二点半,你的生日已经过了,恭喜你,跟女友有个很美满的生日吧?」 綝姐像是质问我的压底声线。
我知道綝姐是生气了,不知所措的道歉说:「对不起,姊…」
「不用道歉,是我叫你去跟她庆祝的,只是我没想到我家小弟会这幺绝情, 连一分钟也不留给大姊,下班还特地赶回来做了蛋糕,想着回家简单地说声生日 快乐也是好的,结果白等了一个晚上。」綝姐像在自言自语。我看到小桌上那亲 手造给我插满了十八支洋烛的生日蛋糕,心里更是内疚:「对不起,姊,我一时 没留意时间,现在切蛋糕好吗?我今天什幺也没吃,肚子很饿。」
「你跟你的小女友有情饮水饱,才不用吃我的蛋糕。」綝姐讽刺我道。
「姊妳不要这样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算了吧,小弟恋爱了,当然不会把大姊放在眼内,不跟你说了,我去睡, 明天还要上班。」綝姐步履蹒跚,独个走进睡房,我不知可以说些什幺,只好坐 在椅上呆若木鸡。
「唉。」自知有错,逃避也不是办法,进房再一次向綝姐道歉。只见女孩两 手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哭过不停。
看到泪流满脸的綝姐,说实话我是有点不理解,我知道她很生气,但也没想 过会这样激动,上前安慰,綝姐盯着我问:「你们做了?」
我浑身一震,答不出话来。我从来瞒不了大姊,綝姐不答而知:「我真蠢, 居然问这样的问题,小弟春风满脸,当然是得到了小女友的一切,你已经是大人 了,比我这大姊要懂得更多。」
「姊,妳不要说这样的话好吗?」
綝姐哭着说:「你觉得我是在小题大作吧?你有小依了,但我呢?我的弟弟 就是我的全部!」
綝姐滴着眼泪,尽诉心中抑郁:「我真的很不甘心,我爱你,但因为我是你 的姊,我什幺也不能做,只有眼巴巴看着你投进别个女孩怀抱,还要装作替你开 心。明明我比任何人都要爱你,但因为我是你姊,我到死的一天,也不能全部拥 有你!」
綝姐的说话,叫我彷以被一个铁鎚轰在脑袋,与小依交往这段日子她没有半 点反对,相反处处给我支持,但现实是我所做的一切,一直令她感到心碎。
虽然綝姐由此至终没正式回应过我说爱她的话,但从那时候的亲暱,暧昧的 行为,甚至相互间肉体的游戏,难道我可以装傻说一切只是姊弟间别无他意的举 动吗?
姊是爱我的,半年前,我亦曾信誓旦旦的说很爱綝姐,愿意为她放弃世间的 一切。然而当一段恋情来临、一个能带给我正常男女关係的漂亮女生出现眼前之 时,我是可以完全忽视姊的感受。
我这种算是爱吗?我有资格说爱我的姊吗?我那时候只是迷恋她的肉体。当 天的誓言,其实只是骗人骗己的谎话。
无比内疚从内心涌起,我上前抱紧綝姐,歉疚的说:「对不起…綝姐…对不 起…」
綝姐摇头饮泣说:「你没有错,是我叫你好好找个女朋友,是我说这才是綝 姐最希望看到的程天,你只是听从我的说话,但怎幺当一切成真时,我是会觉得 肝肠寸断?」 「姊…」
「我可以怎算?我的心很痛,好像被撕开了一半,刚才我一直在哭,我很妒 忌那个女孩,恨她抢走了我的弟,为什幺?为什幺我会因为你恋爱感到痛苦?」 綝姐嚎啕大哭,我没法回答,因为这一刻间我亦是心乱如麻,只有不断安慰。
「姊,别这样子,我也爱妳,我爱妳不是因为妳是我姊,无论程綝是谁,我 也爱妳。」
「阿天…我很难受…整个世界都快要塌下来了…你教我…你教綝姐…我可以 怎样做?」綝姐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淹在我的心头,叫我犹被石压心房地一种无可 奈何的沉重。自己的快乐,竟是为爱我的人带来如此伤痛欲绝。
「姊!」心情激动,我搂着綝姐的头吻了下去,唇间溢着的苦涩酒味,令我 明白姊是用了多少酒精去麻醉自己,我跟她一同难受,一同心痛。逐渐,声泪俱 下的綝姐抬起头来,在那恍惚的剎那,我看到那从来没有的倔强眼神,姊表情悽 楚,咽呜道:「抱我好吗?只一个晚上,让我不是你的姊。」
我对綝姐的说话不可置信,妳是什幺意思?抱妳,即是跟妳…?那时候哭着 说不可越轨的綝姐,今天说要和我…?
我像是哑口无言的颤抖:「姊…妳喝醉了…」
綝姐猛力摇头,滴着泪说:「我没有醉!阿天,求你,让綝姐在今晚,成为 你的女人…我不要有未来…只一个晚上,成为…阿天你的女人……」
我紧紧抱着綝姐,脑袋空白,鼻息重得不能呼吸,无法再作任何反应。看到 那一脸黯然的神色,只很自然地,再次吻向她的樱唇。
「阿天……」
「綝姐……」
我是世界上最无耻的男人,在得到女友付託所有的晚上,我跟自己的亲生姊 姊,发生了超越姊弟的关係。

>>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