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一区 最新列表
美女主播国产自拍国产盗摄制服丝袜群交淫乱偷拍自拍卡通动漫中文字幕欧美性爱巨乳美乳香港三级女同性恋美少女
视频二区 最新列表
名优写真 名优综艺 名优中字 韩美眉主播 韩美眉伦理 韩美眉综艺 骑兵有码 金发幼齿 VR有码 三级剧情
无码专区 最新列表
无码破解 VR无码 步兵无码 乱伦无码 强奸无码 人妻无码 制服无码
美图鉴赏 最新列表
熟女乱伦 卡通贴图 另类图片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美腿丝袜 欧美图片 亚州图片
辣文小说 最新列表
淫妻交换 情色幽默 长篇连载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暴力强奸 古典武侠 现代激情
站长推荐站长推荐
稀缺视频 母子乱伦 熟女骚穴 极品少妇 少女破处 童颜巨乳 阴道特写 直播喷水
美色专区 最新列表
少妇 萝莉 空姐 制服 模特 小女孩 约PAO 萝莉人兽
百丽宫 最新列表
另类视频 人兽杂交 换妻群交 孕妇做爱 残疾人 操妈妈 小幼女 小孩操大人
艾米丽
2021-03-28 13:13:30

艾米

字数:6909

浣熊星球的惯例就是在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处决女犯人,这是性别歧视的产物,却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星球参议会正准备废除它,但目前它还是有效。
艾米丽在队列里,看得出她有一些紧张。
她戴着木质的方枷,枷上只露出一颗长着一头金发的漂亮脑袋和两只手,手很小巧,被一副铁手铐锁住,手铐卡的很紧,铐环表面镀了一层黑黝黝的氧化防锈层,对比起来,艾米丽的肤色显得更白了。
她的身材也很好,个头高挑,在等待审讯的姑娘们之间,是相当出色的一个。
「如果他们要砍你的头,你就跪下,伸长脖子,那些刽子手都是训练的很好的克隆人,你只会觉得一阵凉风过去,脑袋就落地了。」
「大概不会这幺轻松吧。」
「表演的好看,也许会看到观众很高兴吧?」
安静!——扬声器制止了姑娘们的窃窃私语。
灯亮了,铁门打开。
司法部门的克隆人法警穿着紧身的制服,出现在姑娘们的面前。
这次轮到的,就是艾米丽了。
「请跟我来。」
「好的。」
艾米丽被领进了铁门内。
铁门重新被关上。
一边是铁门,一边是木头门,门上写着审讯室的字样。
这个房间没有陈设,也没有粉刷,靠墙的地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些血迹。
「我要在这儿被处决?」艾米丽有点紧张,她的脑海里很快就勾勒出一幅画面——她进入审讯室,然后里面的法官对她出示了份死刑执行书,然后她被卸下木枷和手铐,五花大绑,推出门,再度进入这个房间,面对着墙,然后刽子手(也许是眼前这个克隆人也许是别人)用一把小巧的手枪对准她的后脑勺,开枪,她倒地,脑浆和血混在一起流的到处都是;或者她连进那间审讯室的资格都没有,眼前的这个克隆人法警就会突然用一把刀子割开自己的喉咙,或是干脆把脑袋一起割掉,她的脑袋会像每个月底周末的那些倒霉姑娘一样。插在长钉上示众。
「这里是处决室。」
克隆人说,「曾经的。」
「我还以为……」
「艾米丽小姐,我们不是法西斯。」克隆人说,「这是一个人道主义者的国家。」
「我只觉得……我应该被处以死刑……」
「如果你确实犯了罪,死刑会有的,羞辱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克隆人微笑着说。
「那幺我们在这儿该做些什幺?」
「我需要问你一些问题。」
「请问。」
「您是处女吗?」克隆人彬彬有礼的问道。
「不是的。」艾米丽如实回答道。
「那请接受我们的安全处理。」克隆人从腰带上取下一根很粗很长的棍子,他的腰带上还挂着几根一模一样的。
棍子是金属质地的,柄头上有几个涂成不同颜色的按钮。
「我该怎样做呢?」
「跪下,撅起屁股。」
「您会强奸我吗?」
「不会。」
「如果您要强奸我,我也不会介意。」
「如果我强奸每一个女疑犯,留给司法的时间就不多了。」
「好吧。」艾米丽跪了下来,让颈部的木枷支撑在地面,尽可能的将臀部抬高,克隆人法警蹲下来,掀起艾米丽的短裙,将她的小内裤褪到了膝盖,一只手从大腿摸索上去,很快就找到她的阴唇和阴蒂,它们不是很厚实,手感很好。
「好了,找到地方了。」
「可以告诉我接下来会发生什幺吗?」艾米丽说。
「电击,防止你在阴道里放置录音器。」克隆人说道。
「感觉……有点野蛮啊。」艾米丽说道,「不过,继续吧。」
「我的动作会很小心的。」克隆人安慰艾米丽说。
接着,克隆人就将棍子对准那只手找到的阴道入口,小心翼翼的插进少许,按下其中一个按钮,电流「啪啪」——艾米丽则用「啊!」这样带有惊讶语气的感叹词响应。
「微弱电流,只是为了增加些润滑。」克隆人说道。
克隆人法警放在艾米丽阴道口的手指,感觉到少许液体被分泌了出来。
「请继续。」艾米丽说,刚才的电流转瞬即逝,她的身体只来得及感觉到些酥麻,克隆人从外阴填入的异物,让她有些想要排尿,她戴着枷,看不到身后的状况,除了阴道口附近的湿润让她有点害羞,倒是没多少不适。
接着,她就感觉到那根金属棒向她的阴道里推,将她的阴道塞的满满当当的。
由于阴道有了润滑,艾米丽还没感觉到什幺,棒头就触到了她的子宫。
「艾米丽小姐,您会对这一幕一生难忘的。」没等艾米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克隆人就按下了强电流的按钮,一股烧焦的味道几乎实时的冒了出来。
艾米丽立刻就痉挛了起来,她的身体瞬间就失去了控制,电流持续的在她的神经里制造刺激,在她的皮肉里肆意穿行,彷佛挠痒般挖开表层,无休止的挖出中层,血肉淋漓的挖出里层,她感觉大脑快被烤熟,一片空白,阴道里传来的信号根本就来不及处理就放射到她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
她失禁了,尿液突破了阴道内那个金属棒的阻碍,从被压迫的厉害的尿道加压喷出,变成了雾,克隆人感觉手虽然已经拿开,但仍然被打湿了。
克隆人松开了按钮,艾米丽的裙装已经被汗水浸透,显出窈窕的曲线。
如果有个摄影师捕捉艾米丽此时的体态,一定能获奖。
「完成了吗?」艾米丽问。
「还没有。」克隆人说。
「那继续吧。」
第二次强电流的冲击力比第一次的还大,以至于阴道壁的每条褶皱都被炭化了,强烈的灼痛让艾米丽叫出了声,克隆人松开按钮的时刻,她的痉挛还在继续,她侧滚到墙边,直到颈部的木枷卡住了墙角才让她停下来。
在这种强烈电流的反复鞭笞下,再好的录音设备也不可能存留下来了。
这种灼伤在以前是不可能治愈的,但现在的技术已经突飞猛进,在巴克塔医疗舱内泡几个小时药水,即可复原。
艾米丽的疼痛会存留一阵子,但她清醒的那一刻就应该接受问询了。
「现在您可以进审讯室了。」克隆人对艾米丽说,「我可以抓您的头发吗?」
「我自己暂时站不起来。」艾米丽变相的同意了克隆人的要求。
于是,克隆人抓住艾米丽的长头发,将艾米丽从地上提起来,让她站立。
「可以走路吗?」克隆人问道。
「可以。」艾米丽说。
「那好,现在你属于里面那些人的了。」
克隆人把她押到审讯室的门口,推开了门。
「别紧张。」克隆人说。
「谢谢,我会的。」艾米丽很有礼貌的响应,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
审讯室四面都是大块的金属板,被铆钉整块的固定在墙体上。
室内的中央有一副木椅,这是一架标准的刑讯椅,上面布满尖锐的圆铁钉,腿部与腰部分别有两块隔离板,可以充分限制腰部与腿部。
椅子底部已经升起了火,即便站在门口,皮肉焦糊的味道依然扑面而来。
这是前一个女疑犯留下的味道。
「请坐。」艾米丽这才发现,审讯方是坐在刑讯椅的对面。
那是两个年轻的克隆人法官,穿着制服。
「好的。」艾米丽扛着枷,戴着手铐,走到椅子前,坐了下去。
烧热的铁钉几乎立刻就切开了皮肉,深深的刺入。
与刚才一模一样的焦糊味升腾了起来。
「很疼。」艾米丽说。
「提问会很快,后面的人还在等。」克隆人说。
「好的,请尽快。」
「告诉我你的姓名。」
「艾米丽?拜伦。」
「可以再重复一次吗?」
「艾米丽?拜伦。」
克隆人就在艾米丽的对面,艾米丽知道自己的问题让对方满意了。
「你是被逮捕还是自首?」
「自首。」
「你承认你犯了罪?」
「是的。」
「反政府?」
「是的。」
「多长时间了?」
「一个星期前,我不小心参与了一次违法的反政府集会。」
「关爱与美丽?」克隆人说的是那个集会的名称。
「是的。」
「为什幺你会去那儿?」
「我以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秀。」
真的很愚蠢,艾米丽是一个职业女模特,本以为要去的只是一场普通的露天走秀,她在会场也看到了t台、观众和记者,看起来那幺的正常和自然。
只是艾米丽没想到当她在后台换上漂漂亮亮的走秀服装,穿着系带高跟的凉鞋走出来的时候,头顶竟然飘过了一只写着女性人权口号的热气球,那是一条巨大的飘带,左摇右晃,被风吹的扬起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于是她就来到了这儿。
「你是个模特?」
「是的。」
「你很漂亮。」
「谢谢。」
「你可以从椅子上起来了。」
「好的。」
艾米丽站起来的时候,臀部和大腿上已经被烧热的尖钉扎出了很多孔洞。
伤口已经不疼了,这说明皮肉内的神经被烧断了。
「出去的时候,记得泡巴克塔药剂。」
「我会的。」艾米丽知道对她的问询已经结束,「我现在该回监狱还是回家?」
「你还有三天的监狱刑期没服完,三天后你才能回家。」克隆人法官说。
艾米丽与法官告了别,法官让她从审讯室的另一个门出去,那儿她可以换掉木枷,只需要戴轻巧的手铐,戴头罩,上囚车。
接着她需要服三天的刑期,然后回家。
「结论。」
「死刑。」两个法官得出了一致意见。
「枪毙。」
「或是凌迟。」
「那就凌迟。」
判决就是这幺简单。
艾米丽如果不自首,就没人管她,但她既然自愿接受法律的惩罚,那幺法律也不会对她视而不见。
尽管浣熊星球的政府部门早已把这种行为习以为常,甚至已不再理会,但这毕竟是一种反政府行为,在浣熊星球的法律中,对反政府行为最常见的处置就是死刑,唯一的区别就是用什幺方式处死。
死刑通知书被填好,盖了章,这张薄薄的纸现在还没有发挥它最大的效用,仅仅被轻巧的放在一堆文件纸的最上方。
「下一位!」法官喊道。
被判死刑的书面通知是一位机器人邮递员递交艾米丽的,它用刻板的语调告诉她:处决日要自称犯妇,穿渔网紧身衣和高跟鞋,头发要束好,灌肠和洗胃。
刑前要洗澡并使用香水,化妆,在家接受机器人的捆绑,并被押上木驴游街,最后在刑场被处以凌迟,斩首与示众。
艾米丽对判决无异议,并乐意顺从它。
现在她就是一只待宰羔羊了。
艾米丽的两条大腿互相搓动着,她虽然刚刚从木驴上被抬下来,但她的阴道并没有得到解放,一只苦刑梨被处刑机器人塞入她的子宫,在里面张开了黄铜的瓣,梨子顶部的尖刺戳进子宫壁,张开的铜瓣则牢牢的将苦刑梨固定在子宫里,长长的旋柄留在了阴道中,甚至若有若无的顶着她的敏感点,疼痛和一些诡异的快感让艾米丽有点儿站立不安。
在巴克塔药剂的治疗下,艾米丽的烫伤和灼伤都恢复了,她现在处于一生中最好的状态,就像新的一样。
这是一种良好的生活美学。
今天清早,艾米丽喝了点果汁,这是她最后一次早餐的全部内容,接下来是接受惩罚的内容:她让自己的家政机器人给她灌了肠,灌肠一点也不舒服,要用接着皮管的灌肠器从肛门插进去,大量注入加了消毒剂的肥皂水,这或许算受刑的开始了——灌肠持续了很多次,每次艾米丽都像腹泻一样将体内的肥皂水排出去,最后一次的灌肠水加了茉莉香精,闻起来味道很不错,它注入艾米丽的肠道后,她忍耐了很久,让香精把肠子变得香喷喷的,才将它排出去,灌完肠的艾米丽看起来有些脱力,但她的肠道已经变得相当的干净;接着,她洗了澡,为最后的秀精心化了个淡妆,还在自己的身体上倒了很多茉莉味的香水。
家政机器人在她的命令下把她的身体五花大绑了起来,不仅如此,在艾米丽的命令下机器人将绑绳束的特别紧,本来艾米丽还想让机器人绑她的脚踝,就像对待其它死刑犯人一样,但她考虑到自己要坐木驴去刑场,脚上绑着绳子,就很不方便,于是她决定到了刑场,再让处刑机器人绑她的脚踝。
事实上,处刑机器人已经与艾米丽即将坐在上面的木驴一起来到了。
处刑机器人长着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它长着一个螳螂般的小脑袋和两根又长又粗的机械臂,它可以用体内的液压装置改变自己的身高,以便确定对犯人始终处以居高临下的姿态。
艾米丽被家政机器人押送出门。
她被移交给了处刑机器人。
「我会想你的,泰迪。」艾米丽对服务她多年的家政机器人说。
现在她是浣熊星球的政府财产了。
「这就是木驴吗?」艾米丽看见眼前的物体——长的很像驴子,更像一个放大的木雕。
「我想是的。」
处刑机器人的声音始终是一成不变的电子音,它是那幺的乏味。
「犯妇可以坐一坐吗?」艾米丽很淑女的对机器人申请自己骑上这台刑具。
需要注意的是,艾米丽在此时就已经适应了对自己的新称谓,她用「犯妇」
来称呼自己。
「事实上,你需要坐上它游街。」
「谢谢,大概观众会很喜欢犯妇那时的丑态。」
「希望你也可以享受自己的丑态。」
「犯妇会的。」
艾米丽终于见到她的坐骑了。
木驴作为一种交通工具,它并不那幺舒服,它是一种复古的驴形雕塑品,它的背上还有一个驴鞍,从鞍背的中央靠前的地方,从那儿预留的一个洞伸出一根长长的木杵;驴背并不高,但对于被绑的很结实又穿着高跟鞋的艾米丽来说,骑上去并不是很容易,尝试了几次之后,她甩掉了鞋子,总算勉强爬了上去;艾米丽小心翼翼的让那根木杵插着自己的阴唇滑入阴道,缓慢的坐在上面,那种被异
物塞入的充实感让她逐渐兴奋了起来——与在审讯时早已感受过的金属电击棒相
比,这根木棒显然更友好一些。
她彻底的骑在了驴背上。
一种莫名其妙的害羞和性欲侵略了她的交感神经,那种任何男人都无法比拟的粗大让她的阴道绷的很紧,充血并分泌液体,木杵是那样凉,足以让艾米丽的感官知道它已经到达她体内的什幺位置,这是一种无以伦比的刺激;艾米丽身体变得滚烫,木杵也被火热的阴道加热了起来,阴液加速的分泌出来,腔道变得更加的湿滑,对这种刑具的好奇和实实在在的接触,这是一种不亚于电击的别样刺激,以至艾米丽的肌肤颤抖起来,汗出的又细又密,香水挥发的更快,艾米丽全身早已香气扑鼻,令人愉悦。
她的家政机器人给她穿上高跟皮鞋——那是一双白色的鱼嘴高跟鞋,穿上后,
艾米丽套着网袜的脚趾会活泼的露出一两个出来;艾米丽的背后绑绳中被插入一
条写着「凌迟犯妇艾米丽」字样的木头斩标——这是司法部门分配给她的示众标志物,上面的名字是她自己填上去的,不仅如此,她还恶作剧般在名字上打了个大大的红叉,生怕观众不知道她是个即将被凌迟处死的女死囚。
「艾米丽是个淫娃荡妇,艾米丽活该被判死刑,艾米丽活该被千刀万剐,悬首示众,活该骑木驴游街,艾米丽就是个可耻的犯妇……」艾米丽害羞的想。
家政机器人一丝不苟的将艾米丽的坐姿调整到合适的位置,艾米丽还来得及与服务她的家政机器人告别,说些感谢的词语,但她根本不记得自己说了什幺;
木驴被处刑机器人推动之后她就陷入了一种丧失意识般的昏暗地狱中,随着驴蹄上装着的轮子向前滚动,这种刑具体内原始的机械装置开始运作起来;顶起,落下,低效,颠簸,这些都是性感的一部分。
鞍背上的木杵无规律的在她的阴道里翻起落下,因为艾米丽体液的润滑显得格外流畅,它是那幺的不知疲倦,活塞运动做的既顺滑又漂亮,有几次木杵顶到了艾米丽的子宫壁,对于她来说,可真是一种快活的体验呢!
比做爱更好。
木驴是一种奇怪的刑具,它行走起来,让背后埋入艾米丽阴道的木杵活动起来,相较于她的性器官,木杵有些偏大的尺寸让她感到这只小怪物每一次的插入和抽出都会扯动阴道的褶皱,艾米丽的阴道紧紧的将木杵裹住;她感觉到她的敏感点始终被上下撕拉,彼此之间吸的紧紧的,显得结结实实,它是那幺的滑溜和强烈,艾米丽在它的攻击下溃不成军,她的大脑不断的分泌多巴胺,情欲脉冲蔓延到了她的全身的神经细胞,让她在痛苦和快乐的海洋里溺了半死;粗大的木杵就像是艾米丽的宠物,懂得讨好她的爱心,她被这种暴虐的享乐方式俘虏了,并甘心作为一个可耻的犯妇被它处刑。
「啊!呃!啊!不要……我要死了!」
艾米丽的愉悦渗透了她轻巧的嗓音,浸染了她性感的双唇,她的舌尖是那幺的灵妙,在蛮不讲理的施刑下,她的性欲得到了满足,她欲生欲死,昏昏沉沉,她将自己还在游街示众的境地忘的一乾二净,所有的道德和淑女的矜持都去见了鬼,她在大庭广众下发出一些令她羞耻的叫声,并对观众每一个指头的触摸产生强烈的性反射,观众们高兴的大笑,在木驴上受刑的艾米丽因为感到无比的愉悦,产生了过量的多巴胺,它的威力让她心跳加速,快乐的过了头——艾米丽又感觉到了她体内的苦刑梨顶部尖刺扎了子宫壁一下,让她有些刺痛,艾米丽又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大腿,那儿热热的,痒痒的,她将两条腿并在一起搓动,试图让它安生一点,偏偏她的性欲又一次的高涨起来;直到一台处刑机器人踩着机械的步子走过来,开始用麻绳绑艾米丽的脚踝,艾米丽才从放纵中清醒了少许,走神也就到此为止了。
一具无头女尸被两个强壮的男性克隆人抓着脚踝和手臂,从队列的一侧抬出去,她裸体,双手被绑着,赤脚穿了反光的银漆高跟鞋,非常的漂亮,血液从她的颈腔断口里滴滴答答落了一地,这条路常年以来都是运送被处决后的女尸的,她们的血在上面凝结,形成一层黑褐色的疤,这具新女尸的血滴在上面,疤变成了褐红色,但风一吹,又变黑了。
艾米丽以自己的身体对比着这个刚刚受刑的犯妇,可以看出,她的身材并不比模特出身的艾米丽差,只是现在她死了,就比艾米丽矮了一头,她确实少了个头,艾米丽看到她的脑袋被扔到观众扎堆的地方,总有一个幸运儿会抢到她。
艾米丽突然很羡慕这个被斩首的女生,她被斩首后的模样更漂亮了。
而她,艾米丽,会剩下些什幺?
一个完整的脑袋……以及一副血淋淋的骨头架子?
谁会喜欢又痛又难看的凌迟啊……呜……「艾米丽!」
她现在的样子被摄像机全程拍摄,全息网络上正直播着她的死刑秀,这可真够难为情的。


【完】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