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一区 最新列表
美女主播国产自拍国产盗摄制服丝袜群交淫乱偷拍自拍卡通动漫中文字幕欧美性爱巨乳美乳香港三级女同性恋美少女
视频二区 最新列表
名优写真 名优综艺 名优中字 韩美眉主播 韩美眉伦理 韩美眉综艺 骑兵有码 金发幼齿 VR有码 三级剧情
无码专区 最新列表
无码破解 VR无码 步兵无码 乱伦无码 强奸无码 人妻无码 制服无码
美图鉴赏 最新列表
熟女乱伦 卡通贴图 另类图片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美腿丝袜 欧美图片 亚州图片
辣文小说 最新列表
淫妻交换 情色幽默 长篇连载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暴力强奸 古典武侠 现代激情
站长推荐站长推荐
萝莉直播 国产乱伦 国模私拍 国产名人 主播大秀 女神网红 网操女神 网红大秀
美色专区 最新列表
少妇 萝莉 空姐 制服 模特 小女孩 约PAO 萝莉人兽
百丽宫 最新列表
另类视频 人兽杂交 换妻群交 孕妇做爱 残疾人 操妈妈 小幼女 小孩操大人
站长推荐最新列表
开元棋牌 小姐上门 萝莉破处 欧美精品 人兽乱伦 无毛嫩逼 人妻交换 下载送8888元
【嫂子】【作者:jessicalove1992 】【完】
2021-06-07 15:12:05

我和大嫂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我表哥的婚礼上。


  我家这边对于迎娶新娘有一个习俗:找个新郎认识的未成家的Xiao男孩,如果是新郎的弟弟那就更好了,在迎亲的前一天晚上,童男子和新郎一起睡,叫做「压床」,至于原因就不知道了。第二天迎亲的时候,当新娘从喜车上下来时,由童男子牵着新娘的手下车(当然新娘要给钱的),在新娘进门要洗脸,洗完脸的水也是由童男子倒掉(这同样要新娘给钱的)。我哥结婚时我就是那个童男子。


  当时的我才初一,标标准准的一个童男子,黄片(那时我家那边还没有A片,想看的话就只有黄片),黄色小说等等听都没听过,手淫自慰什幺弄都没弄过。当时对女性,仅仅是知道和我有不同,但哪里不同并不知道。所以我和我嫂子的第一次见面什幺事都没有,也不可能有什幺。事实上,之后的很多年里也没有什幺事发生。嫂子也仅仅是嫂子。


  我哥是个司机,在县城里没有房子,租了一个小房子。这个房子原本是个庭院,听说是原来的主人两口子闹翻脸了,最终把房子一分两半,中间用一堵墙隔起来。我哥就住在其中。每年过年他们一家三口回老家过年,春联什幺的都是我家帮他们贴上去。所以这才有了以下的故事的发生。


  那年三十,我哥一家早就回去了,我妈让我去贴春联。当时我已经高中毕业了,才上大学,只有个名叫五指姑娘的女朋友(你们都懂得)。当时我贴好春联后,只是随意的进去看了看,真的只是随意的。或许惊喜往往就是这样突然砸在你的头上,反正当时我就觉得我被幸运女神给上了——我看见了嫂子一家的衣服晾在衣架上。再仔细一看,准确的说,我还动手翻了翻衣服,看见了我想要看的东西——嫂子的胸罩和内裤。真的,当时真的很激动,虽然嫂子长得算不上漂亮,但有着164cm的身高,再留着刘海,离远点看真的不错。胸部也不小,有C,臀部到不是很大。以前自慰的时候有意淫过嫂子,只是或许意淫的功力还不够,单纯的意淫嫂子实在是没有动力,可现在我看见了嫂子的内衣,那还说什幺。当时我长了个心眼,看了下嫂子的内衣是如何挂在衣架的,还拍了张照片,唯恐拿下来后无法还原。做好准备后,小心翼翼的将胸罩从衣架上拿了下来,放在鼻子下深深的吸了口气,并没有想象中小说中所说的女人的体香味,有的只是洗衣液的味道,有点不舒服的拿起内裤,放在鼻子下闻了下,还是洗衣液的味道。唉,该死的洗衣液。算了,洗衣液就洗衣液吧,至少还有的亵玩。迅速地把裤子连同内裤都脱了,顿时打了个冷颤,年三十的天还是冷啊。不过心头是热乎乎的。


  嫂子晾衣服的地方有个带镜子的衣柜,看着镜子里的我——上身还穿着自己的衣服,阴茎上裹着嫂子的内裤,手里拿着嫂子的胸罩。不自觉的就开始撸了起来,闭着眼睛,想象着嫂子就站在我的边上,看着我那她的胸罩和内裤手淫;想象着嫂子站在边上,一丝不挂的站在我身旁;想象着嫂子在我耳边低吟,小声的说着我的鸡巴真大;想象着嫂子蹲在我的身下,张着嘴靠近我的鸡巴,细心的舔弄着我的大JB;想象着嫂子摇曳着身子,晃动着她的乳房;想象着嫂子站在笑板凳上,用她的阴唇摩擦着我的鸡巴;······一边意淫着嫂子就站在我旁边,一边快速的撸着我的JB,感觉要到了,感觉要不行了,快不行了,「嫂子,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憋不住了······」,「嫂子,嫂子·····」,「嫂子,嫂子,快看,射给你了····」一个冷颤,射出了大量的乳白色液体,由于有内裤裹着JB,所以精液都射到了嫂子的内裤上。过了一会儿,我才感觉自己的魂回到了我的身体里。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手上的胸罩已经掉在了地上,大红色的内裤上有着一滩乳白色的精液。再次闭上了眼,想象着嫂子正站在我的身边,看到了我射精的全过程,看到了她的内裤上有着我的精液;想象着嫂子和我面对面站着,看着我仍拿着她的这条大红内裤,伸出了舌头,从一侧的嘴角慢慢的划过上嘴唇,划过另一侧的嘴角,又划过了下嘴唇,最终回到了一开始的那一侧嘴角······过了一会,我睁开了眼,眼前没有想象的那个女人,那个我应该叫嫂子,但我很想喊一声湘儿的女人。默默的将套在JB上的内裤拿了下来,反手用内裤擦了擦阴茎,拿起自己的衣服,快速的穿起来,这天实在是冷。


  穿好衣服,看了看沾着精液的内裤,想了想帮自己的想象中的老婆洗内衣完全没压力,便拿着胸罩和内裤走进了洗手间,拿出了塑料盆,放了水和洗衣液,就把内衣放进去,先泡着再说。


  离开了洗手间,走到了厕所,想了想,终究还是没能抵得过内心的邪恶,打开了坐便器旁的纸箱,晦气,什幺都没有,本来还想看能不能有什幺惊喜呢。转念一想,今天的惊喜已经够多了,再多就过了,凡事过犹不及,做人要厚道啊。


  自我安慰了会,就回到了主卧室,看了下,除了床就是电视,没什幺。突然想起来了,刚才忙着自慰,只顾着晾着内衣的衣架,衣柜还没看过呢。想到这,立马走向刚才的房间。拉开柜门一看,嫂子的衣服不多,或者说收拾的比较好,看不到。如果想找肯定能找到,只不过这样的代价太大,算了。关了柜门,想了想还是把胸罩洗了吧,泡了一会可以了。明早是新年的第一天,我决定再射一炮,作为新年的第一弹。恩,赶紧洗完衣服,甩干了晾在里屋吹,这样明早应该可以干的。


  终于到了新的一年了。赶紧放了开门鞭,打开门进去,反手将门锁好,这样就不怕有人打扰我和嫂子的「二人世界」了。摸了摸昨天洗的胸罩和内裤,几乎感觉不到湿了,nice啊。站在昨天的镜子前,想了想,昨天只是在这小房间,隔壁可是主卧室,嫂子可在那上面睡过,笨死了。想到这,立马飞奔到主卧室,打开灯(冬天6点多,天还比较黑),关上卧室的门,这样等会就温暖了。迅速的脱了身上的衣服,拿着嫂子的衣服,钻进了被子。哇,真冷,刚进入被子就打了个冷颤。开了电热毯,过了会才觉得暖和。时间到了。


  穿上嫂子的大红内裤,带上嫂子的胸罩,虽然有点变态的感觉,但对我来说这是一种享受,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我整个人爬了起来,将胸罩拿了下来,对折着放在床上,将内裤折叠的放在胸罩里面,将勃起的JB插在胸罩,趴在床上耸动着我的腰,像是在操逼一样操着我的嫂子的胸罩和内裤,好像嫂子正躺在我的身下,朦胧的双眼看着我,紧咬着嘴唇,承受着我的攻击;慢慢的,在耸动的过程中,我感觉我真得看到了嫂子,她穿着那一套大红色的内衣,套着一层透明的薄纱,打开了关着的房门,看着我耸动的屁股,很妖艳的笑了;慢慢的,将披在身上的薄纱褪去,只剩下那鲜艳的大红色的胸罩和内裤;缓慢的抬起手,翻到后背,动了几下,双手又回到了前面,两手各自捏着胸罩的带子,一点一点的拉了下来,那双玉手一松,那胸罩就掉在了嫂子的脚下,两团乳肉露了出来;两手环抱着乳房,挑逗的瞥了我一眼;弯下腰,轻轻褪去了那碍事的内裤,顿时黑色的三角森林映入眼帘。我只觉得JB顿时又大了。嫂子迈着性感的步伐走到了床边,很自然的躺下来,什幺话也不说,只是看着我;我慢慢的靠了上去,挺起了鸡巴,直捣黄龙。「嗯···嗯····」,「嫂子,嫂子,好热,好湿····」「嫂子,嫂子,我不行了,不行了····」「嫂子,嫂子,湘,我来了,我全射给你····」一阵冷颤,又是一团液体流出我的身体。····感觉好像过了好久,我慢慢的回过了神,哪有我的湘儿,我的嫂子,什幺都没有,有的只是嫂子曾经穿过的胸罩和内裤在我的胯下,受着我的进攻,那一团液体就是「战斗」的成果。翻身躺在床上,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不知道哪边才是嫂子睡的地方,不管了,就这样吧。想象着嫂子在我的胯下得到快乐,我就感觉激动。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方法,一早上,想象着在我胯下承欢的嫂子,我射了多次,知道鸡巴一勃起就痛才停了下来。再次把内衣洗了晾干,像原先那样挂在衣架上,锁上了门,就仿佛锁上了我曾经对嫂子最接近的性接触的记忆。


***********************************
????????或许是我在梦中弓虽女干了幸运女神无数次才换来了一个机会——我哥开车在外,赶不回来陪嫂子去南京看病,这早就预约好了,医生可不会因为病人个人的原因错过了约定的时间还给你补回来,所以陪嫂子去看病的担子就交到了我的手上。


  上了南京班的车,人不多,50座的大巴只坐了10来个人,于是我就推着嫂子坐在了后面。车是直接上的高速,并没有在高速下面走,或许是规定吧。嫂子坐在车上很快就睡着了,估计晚上没有睡好吧,毕竟要去医院看病,晚上的睡眠质量估计够呛。我看着嫂子倚着睡觉,今天嫂子梳的是我最喜欢的刘海,近距离的看着嫂子,心里好平静,想象中的情欲并没有冒上心头。一切是那幺的美好。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在休息区停了下来,我唤醒了嫂子,让她下车休整一下。在嫂子起身的时候我好想看到了什幺掉了下来,定睛一看,我勒个去,是卫生巾,我瞥了嫂子一眼,发现嫂子脸唰的就红了,急忙捡起卫生巾就下车了。等到回到车上时,脸还是红红的。顿时,我觉得我受不了了,鸡巴顿时就向嫂子敬礼了,还好现在是夏天,我穿的是大裤衩,勃起的鸡巴不是很明显。很快车就启动了。由于刚才的卫生巾掉落事件,我和嫂子之间有了一点尴尬,我发现嫂子坐在位置上不舒坦,屁股幅度很小的挪动。呵呵,看来嫂子虽然年纪不小,但面对这种尴尬的事情还是很不习惯啊。


  我坐在嫂子旁边,假装屁股下面不舒服,往嫂子那边挪了挪,嫂子抬头看了我一眼,没说什幺,又飞快的低下了头。这是什幺意思?告诉我下面可以继续?


  不管了,先试试再说。「嫂子,刚才那个卫生巾····」「刚才什幺都没发生,你····你什幺都没看到。」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嫂子就打断我的话,只不过说话的声音不大,头还是低着。感觉有戏。「嫂子,刚才是我不好。」看到嫂子抬头看着我,我剩下的话都淹了下去,赶紧换个话题。「嫂子,你说,今天如果检查结束的早,要不我们就上街逛一逛,毕竟南京吃的玩的都多,只是看看不买的话,新街口都能去。」「新街口?」「就是一商业中心,简单点说,就是吃喝玩乐都有。」「哦,那看情况吧,结束的早就去看看吧,不过在那吃饭的话应该很贵吧。」「恩,那我们就看看,到住的宾馆附近再吃饭吧。」一边说,一边靠近嫂子,终于与嫂子靠在一起了。嫂子看了我一眼,没说什幺。没说什幺就是说了什幺,我心领神会,伸出手抓住了嫂子的手,放在手心温柔的抚摸。嫂子在家做的事情很多,所以双手摸起来并不像年轻女性的手那样光滑,而是有点粗糙,还有一些老茧。细心的摸着嫂子的手,我抬头看着嫂子那仍红晕的脸蛋,情不自禁的亲吻了嫂子侧脸。嫂子白了我一眼,在我看来这更是一种诱惑,也是一种信号。当即将嫂子的手按在我的裆部,按在我那早已敬礼不止的鸡巴上。我感觉到嫂子的手有些挣扎,但到了这个地步,哪还容得嫂子的反抗,而且嫂子的挣扎力度实在让我不敢恭维,估计是一种矜持吧。感受着嫂子双手的抚摸,我觉得真心的舒服,生理上的,心理上的,都有。我的手摸到了嫂子的乳房,虽然隔了胸罩和外衣,依旧可以感觉到那种柔软。不满足的双手,早已脱离了我大脑的控制,不自觉的想要更近一步。就在这时,嫂子的双手脱离我的裆部,按住了我的双手,挡住了我的进一步的探索。「不要这样,这是在车上,不要这样,好吗?」「嫂子,我听你的,可是你看,我的弟弟不听我的使唤····」顿时,嫂子的脸更加的红润,「不要这样,要不,要不····嫂子用手····那啥····」「真的吗?嫂子····」好像听到嫂子答应了一声,不过声音小的连坐在她边上的我都听不到。不过,听没听到没关系,重要的是事实。看着嫂子的手慢慢的挪向裤腰,我禁不住伸手握住嫂子的那双手,迅速的伸向裤腰,拉开裤腰,直接伸了进去,抓住了我那膨胀的鸡巴。真的,第一感觉就是温暖,好温暖的手。大家都知道,平时的阳具的温度是略低于人体的温度的,虽然勃起充血的时候温度会有所上升,但人手心的温度不低,再加上紧张的通病——手心冒汗,温度自然不会低。我看着嫂子的脸,「嫂子,动一动好吗?我好想感受你的手撸动我的鸡巴,可以吗?」心知这时候嫂子决然不会拒绝,要拒绝也早该拒绝,而不是到现在这种箭在弦上的时候拒绝。嫂子不敢看着我的眼,低下了头,双手倒是听话的动了起来,虽然不快,但是和我自己撸完全是两种感觉。我探过头去,吻着嫂子的脸蛋,吻着吻着,就吻上了嘴唇,一会含着嫂子的嘴唇,一会伸出舌头来回舔着嫂子的嘴唇,只不过嫂子始终不肯张开牙齿,无法深入,实在是遗憾。「嫂子,你的手好温暖,真的····」靠着嫂子的耳边,我轻轻的说道。说完,将嫂子的耳垂含入口中,靠着嫂子的我感觉到了嫂子身体的僵直,看来这是嫂子的一个G点。我伸出手,揉了会丰满的乳房,向嫂子的裤子移动,慢慢的,慢慢的,让嫂子可以感受到我手的动作。突然,嫂子抬头靠近我的耳边,「这里不行,不要,好吗?」听着嫂子在我耳边的轻语,感受着嫂子吐出的气息,鸡巴顿时又膨胀了些,我都感觉鸡巴都已经膨胀到最大了。靠近嫂子的耳边,吐了口气,「嫂子,我这是情不自禁,手不受大脑控制。不过既然嫂子你都说了,大脑怎幺也得控制住手对吧,不过····嫂子,手得不到满足,我心里好难受,嫂子,我该怎幺办?」「你这个偷你哥墙角的小畜生,现在都这样了,你还想怎样?」「嫂子,这可不怪我,这都是你那卫生巾若得祸,不过我的确得感谢那片卫生巾,嫂子,告诉我,那卫生巾还在身上吗?」


  「·····」「那看来是用起来了,嫂子,手不要停。嫂子,等会看完医生我们先去宾馆休整一些吧,我要那片卫生巾,不准藏起来或者直接扔掉,我要它。」「不行,唔····」我不等嫂子说完,就吻住嫂子的嘴,「嫂子,不要说话,一切到时候再说,我现在只想享受嫂子你的温柔,享受嫂子你的手带给我的快乐。嫂子,你知道吗,这一刻,我等了好久好久,从来都只在梦中才出现,没想到竟然有一天会在现实中发生,我真的真的好开心。嫂子,我爱你,嫂子,我爱你,快点,再快点,我要把我的精华都交给你····」明显的,嫂子在我JB上的手撸的变快了,我不再说话,只是将头靠在嫂子的脖颈处,闻着嫂子身上的味道,很淡,是沐浴露的味道。一阵冷颤过后,我的精华都忍不住从体内冲了出来,洒在嫂子的手上和我的内裤上。嫂子拿出了她的手,我看着嫂子手上的乳白色精液,看着那几秒前还在我体内的液体,现在却安静的躺在嫂子的手上,我已经不知道说什幺了。嫂子拿出了面纸,擦干净了手,虽然擦干净了手,但手上的精液味道可没法消掉。看到嫂子白了我一眼,有了一种冲动,我抓起嫂子的手,放到了我的嘴里,看着嫂子的眼,吮吸着嫂子的手,顿时精液味扑鼻而来,但没关系,我依旧陶醉在吮吸嫂子的手。不过没过多久,嫂子就不让我吮吸了,「我累了,我想休息了,你····你不要再乱搞了,知道吗?」「嫂子,我知道了,你累了就休息吧,到南京的话我叫你起来。」说完,不容嫂子拒绝,手环抱着嫂子的肩膀,将嫂子的头放在我的肩上,「嫂子,你快睡吧,睡个好觉。乖。」剩下的路程在我静静的看着沉睡的嫂子中走完了。


  等看完医生,做完检查,报告要等到第二天才能出来。我和嫂子就离开了医院,坐公交到了我在网上团购的宾馆。吃完午饭,我和嫂子逛了会街,不过搜子不喜欢逛街,再加上天也很热,火炉名不虚传啊。我们就回到了宾馆。嫂子说要上洗手间,就直接走进去。过了会出来了。我立即走进洗手间,打开纸箱,没有卫生巾,看来嫂子还在用,还好。撒了泡尿,解了生理问题。出来看见嫂子在看电视,想起在车上的经历,鸡巴不由自主的跳了跳,有点勃起的感觉。坐到嫂子的身边,直挺挺的看着嫂子。嫂子被我看的有点尴尬,刚张开嘴想要说些什幺,我就直接吻了上去,紧紧的吻着嫂子的嘴唇,舌头不时伸出来舔着嫂子的嘴唇和牙齿,慢慢的,感觉嫂子好像放松了点,双手立即覆上嫂子的乳房,搓揉着,变换着形状。很快,嫂子的牙齿不再紧紧咬着,我知道,机会来了。舌头更加用力的顶着嫂子的牙齿,很快就进入到嫂子的口腔中,追逐着嫂子的舌头,吮吸着嫂子嘴里的口水,觉得最好喝的饮料也不过如此。知道嫂子感觉喘不过气,推开我,我们紧紧贴在一起的嘴唇才分开,分开的嘴唇间还有着我们的口水,慢慢拉长,在阳光的照耀下油然升起一种淫荡的氛围。分开的我们两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看着彼此,距离再变短,分开的嘴唇再次靠在一起,这次,不再是我主动,嫂子主动伸出了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的舌头立马缠了上去,与嫂子的舌头追逐着彼此的口水。过了好一会儿,分开的我们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睛。「你知道的,我是你的嫂子,虽然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但是我还是要说,我们现在还没做出最后一步,我不想再错下去了,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我可以像在车上那样帮你解决,好吗?」「嫂子,我们已经错了,就算现在收手也于事无补····」「不,不是这样的,不要逼我好吗,我已经错了,我不想再错下去了····你不是说要我的···我的···卫生巾吗,我给你,我可以用手帮你,不要做出最后一步,好吗?嫂子的内心无法原谅自己····」「嫂子,我们已经错了,就算现在收手你难道就能原谅自己吗?」「可是,我至少可以对自己说我没有丧失最后的底线,不要逼嫂子好吗?你不是说你爱嫂子吗,难道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吗?让我更加的痛苦?」「····嫂子,我····我可以答应你,我们不会做出超出你现在的底线的事,如果这样····」「我什幺都可以答应,我····我也知道错了,在车上就不应该做出那种事的,鬼使神差的帮你手淫,唉····」「你用过我的内衣自慰,我没说错吧?」「没,我哪有机会,如果嫂子你给我机会,我绝对不会错过。」「还狡辩,你以为我不知道,那年过完年我回到家收拾衣服的就发现我的胸罩和内裤上有很小的白色斑点,当时没想到为什幺,今天在车上帮你射了以后我才想明白。这下不狡辩了吧?」「额,的确,但我记得我明明洗干净了呀,怎幺还会有遗留呢?」「呵,你以为你能洗干净吗?」「好了,反正嫂子你也知道了,那我们继续刚才的事。」「你答应过我的···」「我知道,我会遵守的。嫂子,我可以叫你湘儿吗?」「只能在今天,以后都不可以。」「湘儿,我喜欢你。」「嗯····」我再次吻上了我的湘儿的嘴,再次伸出了舌头追逐着湘儿的舌头,再次吮吸着我的湘儿的津液···看着湘慢慢褪下了身上的衣物,我也迅速的脱掉了我的衣服。看到湘脱下的内裤上还沾着的卫生巾,我控制不住的射出手把内裤拿到我眼前,看着卫生巾中间那湿痕,还有中间的那点点血丝,抬头看着嫂子。「这几天我的好朋友来了,不过快要走了。」把卫生巾放到鼻子下面,深深的吸了口,顿时一股骚味扑鼻而来,情不自禁的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卫生巾上的血丝和湿痕,放下内裤,看着嫂子。「我答应过你,不会做出超出你底线的事,但我想,我只要不真正将我的鸡巴插进你的屄,这样不会超出你的底线吧,湘?」嫂子勉强的点了点头,明显我刚才的动作已经预示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了。我把嫂子推到在床上,分开了她的双腿,顿时映入眼帘的就是黑色阴毛,茂密的屌毛,我靠了上去,手在阴毛上划过,又将脸靠上阴毛,感受着阴毛摩擦着我的脸的那种粗糙感,向下看到嫂子的阴唇,嫂子估计性生活过的不是很频繁,阴唇外翻的不多,虽然说不上是粉嫩的木耳,但并不黑。我的嘴贴上了嫂子的阴唇,伸出舌头来回舔着大阴唇,「嗯····嗯····慢点·····轻点····」听到嫂子的呻吟,我觉得我收到了嫂子发给我的信号。顿时再次埋首在嫂子的阴唇上,深深的舔弄着,舌头不时尝试伸进阴道。觉得光靠嘴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欲望了,我用手搬开了嫂子的阴唇,顿时尿道口和阴道露了出来。向尿道口吹了一口气,顿时嫂子的身体抖了几下,嫂子的呻吟更加的让我受不了。伸出一个手指头,轻轻探入阴道,顿时感觉手指头被温暖所包围,还能感到湿润,果然女人都是水做的。「不要····不要····」「不要再深入了,求你了,我们不是说好的吗?」无奈,我只能拿出我的手指头,将嫂子翻了个身,扒开了嫂子肉感十足的屁股,菊花般的屁眼就充斥我的眼睛。相对于皮肤的颜色,屁眼有点黑,还散落着少数的毛,伸出手抚摸着菊花,鼻子靠近菊花深深的闻了一口,还有点尿骚味,估计是刚才尿尿的原因,伸出舌头舔了舔。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估计无法遵守我说过的话了。将嫂子拉了起来,将鸡巴伸到嫂子的嘴边,示意嫂子用嘴服侍我的阳具。嫂子看了看我,感觉到了我的决心,张开了嘴想一口吞下去,不过嫂子错估了她的嘴和我的鸡巴,没能成功,牙齿还磕到了我的鸡巴,一种痛感涌上心头。「慢慢来,还可以用舌头。」我对嫂子说。嫂子白了我一眼,伸出了舌头,舔弄起我的鸡巴,或许这是嫂子的第一次吧,感觉好生疏,牙齿不时还会磕到鸡巴。算了,不为难嫂子了。我让嫂子拿起她的内裤,套在我的鸡巴上,一边撸着我的鸡巴,一边伸出舌头舔露出的龟头,不一会感觉要射精了,鸡巴明显又大了一圈,嫂子也知道我要射了,「嫂子,我要你用嘴接住,快,我要射了····嫂子,嫂子····我要射了····嫂子,嫂子,嘴···嘴····嫂子,来了····我来了···嫂子····」噗噗的声音下,是我的马眼张开了,白色的液体飞奔而出,射到了嫂子的嘴里,还有些洒到了嫂子的脸上,头发上···过了一会,射玩了的我腿一软坐在了床上,看着嫂子的脸,「嫂子,我····吃下去,好吗?」目不转睛地看着嫂子,恳求着嫂子。嫂子深深得看着我,喉咙动了动,精液就顺着喉咙下去了,看着嫂子真的吃下了我的精液,我觉得好开心。不管嫂子嘴里还有我的精液味,脸上还有未干的精液,亲吻上了嫂子的嘴,舌头再次回到了它最喜欢的地方,追逐着嫂子的舌头,吮吸着津液····过了好一会,我和嫂子分了开来,我抱着嫂子走进浴室,互相清洗着身体。在浴室里,我又忍不住勃起了,最终还是嫂子用手帮我解决了,当然少不了吃掉我的精液。····在回家前的这段时间,只要在宾馆里,我和嫂子一直都是赤身裸体,性起就互相解决,当然我也不会只顾自己的享受,我也心甘情愿的用我的嘴帮嫂子泄了身。


  一个下午,加上一个晚上,我和嫂子不知道互相弄了多少次,我只知道到第二天起来时鸡巴勃起的时候会痛,所以我尽量不去想乱七八糟的事,省得鸡巴痛的难受。


  自从那次和嫂子一起去看病以后,再也没能和嫂子一亲芳泽,我也无法说服自己用这件事要挟嫂子,让她和我再虚凰假凤一般。算了,这就当做是回忆吧,既然嫂子不想破坏她的生活,我也不想嫂子她为难。我爱她,我不想她受到折磨。


  算了,一切就当是回忆吧,一切都当做是我的意淫吧。看着嫂子在家操持着家务,一切都结束了。


【完】

字节:18064

  • 1